Khenchen Tsultrim Lodro Rinpoche ~ Malaysia ~ 堪钦慈城罗珠仁波切

慈诚罗珠堪布仁波切于一九六二年出生在四川省甘孜州的炉霍县境内,年岁尚幼时便表现出天资聪颖、悲心具足、品行高尚等迥异于同龄儿童的心性特点,当地民众都把他当成一名特异孩童并因此而另眼相待。进入小学后,他本具的智慧更是不可遏制地显发出来,所有了解他的老师都对其评价甚高,而同学们则对他的聪慧羡慕不已并引以为傲。渐至年长,尽管他有机会可以进入更高一级的学校继续深造,但随着生活阅历的丰富,他对世间学问乃至整个世俗社会的厌离心也日渐强烈起来。堪布当时觉得继续上学已无多大实义,而且此时的他亦已彻见了三界轮回痛苦不堪的本性。对人世间生起了真实无伪的出离心后,他便一心渴望能披上僧衣、过出家人的寂静生活。

此时此刻,莲师座下一生补处之大尊者、佛教大成就者晋美彭措法王正高举法幢、广弘圣教于雪域藏土。他老人家荷担起文殊师利菩萨所负之重任,在佛法已近油烬灯灭之时,以深广悲愿发大心必欲再弘佛陀教法于五浊恶世。堪布闻听法王不可思议、与当年阿底峡尊者开创藏传佛教后弘时代之事业无二无别之功德后,立刻被其深深吸引,渴求拜见法王的愿望就似饥渴难耐之人渴盼清泉一般从心头升腾而起。被这种心愿与力量鼓舞、支撑,一九八三年,他终于如愿以偿地秘密来到色达喇荣大密虹身静处,并荣幸地见到了法王如意宝。见到老人家之后,堪布将自己的情况详细地向上师作了汇报,法王听罢立刻欢喜地摄受了他。紧接着,他就在学院剃度出家,从此以后即开始长时依止在如意宝座前。

出家不久,他就相继受了别解脱戒、菩萨戒及密乘戒,受戒之后,便一直护戒如目。二十多年来,他始终夜以继日、恒常不断地精进闻思显密法要,并一一通达无碍。来学院六个月之后,不论修学何部论典,他都能轻易通达其意,从未对深奥的佛理显现出为难之色。不仅如此,在讲、辩、著三个方面,他显露的才华、能力与获得的成果,别人更是无法企及,这一点就连很多老堪布也啧啧称奇。后来,通过严格的层层考核后,他终于得到了法王如意宝亲赐的三藏堪布学位。

一段时间以来,一些高僧大德相继认定堪布为某某活佛之转世,他们还纷纷带上众多佛像、佛经、佛塔等供养物再三前来迎请堪布坐床。但他却认为捞取虚名对修行人而言根本就是着魔的征相,并担心接受种种名誉会对自己的闻思带来违缘与障碍,故从未承认、答应过这些认定及请求。平日里,他一直是以普通人的身份知足少欲地过属于自己的清净生活,外界的一切繁华、名利似乎都与他无关。

多年来,他在法王上师面前已将所有密续求学圆满,特别是能令行者一生即获金刚持果位的、诸传承持明上师视之为传家宝般的、并且尚带有众空行母口中温热的,诸如《大幻化网》的相关注疏、广大班智达派的《七宝藏》、甚深格萨拉派的《四心滴》等珍贵法宝,他全部从上师处如将一瓶中之圣物滴水不漏地倒入另一瓶中一般完满获取。依而实修之后,他已获得殊胜的证悟境界。

一九八七年,法王如意宝率领一万余名信众共同朝拜五台山,堪布也陪同前往并一路担当侍者之职。六个月的朝山之旅中,他一直潜心静修文殊菩萨之修法,并时时以《普贤行愿品》等法门弘法利生。后来有段时间,听从法王吩咐,他又前往新龙佛学院对众多弟子宣讲显宗及密续法要。一九八八年,十世班禅大师邀请上师到北京藏语系高级佛学院讲学,同时亦盛情相邀上师专赴拉什伦布寺参加开光大典,并朝拜拉萨,这期间,堪布一直作为法王的翻译全程陪同。整个过程中,大小事务,他一概事必躬亲,甚至连做饭这样的琐事都要亲自参与且做饭技艺不同凡俗。故而人们都称其为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之人。

接下来,上师又委派他前往汉地各大城市及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国家和地区弘法布道,其间,凡与之结缘的众生均得到了暂时或究竟之利益。他本人尤其对旁生等恶趣众生心生悲悯,面对那些无辜遭杀的可怜众生,他心中的无伪悲心总是源源不竭地不断生起,因而他把信众对自己的清净供养基本上都用在了戒杀放生这方面。最近四年以来,他每年夏天都要利用空闲时间专门去各地放生,大量的牛羊及鱼虾等动物一个个都被其从屠刀下解救了出来。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为止,堪布已对总数超过一亿的众生作了无畏布施。他并且借放生之机发愿回向,祈祷这些生灵都能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以此因缘,汉地很多城市中的信众都称呼他为“放生堪布”。

总之,慈诚罗珠堪布三门的一切造作,惟以弘法利生为己任,舍此别无他物。坦率地说,在喇荣一万余名僧众中,他的确堪称为其中的表率与佼佼者,此种评价决非溢美之词。至于他所造的论典则有《忠言心之明点释》、《中观释难》、《慧度问答》、《前世今生论》等多部。如今,身为五明佛学院的传戒堪布,同时又是学院教务科的主要负责人,他正与众多高僧大德一道,以闻思修、讲辩著等方式精进护持、弘扬、光大着如来所传教法及证法。